陈省身数学研究所(陈省身数学研究所考研)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陈省身数学研究所考研

中国在那段举步维艰的历史里、晦暗不明的光景中,中国人在低头前行。按说这样的环境是最不适合优秀人才的生长和发展,但是中国人却不然,那时候的中国有大量的优秀人才涌现出来,群英荟萃、灿烂光辉。

艰苦中的知识分子们,铸就了一个无法超越的璀璨时代,一首令人敬佩的时代之诗。而陈省身则是灿烂星河里无法避免的一颗明星。

年少便是卓尔不凡

关于小学,陈省身只上了一天,因为放学目睹了老师打同学的手心,而不肯再踏入校门一步。陈省身的小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

陈省身9岁的时候就已经以优秀的成绩,考入嘉兴建校最早的学校——秀州中学的预科一年级。而九岁的陈省身这时已经可以做复杂的数学题。

1922年,陈省身因为父亲升职,而迁往天津,第二年便进入了扶轮中学学习。

未满15岁,陈省身就考入南开大学预科,别说是过去,就是教育条件如此之好的今天,也难出这样的天才少年。

遇到恩师

数学系主任姜立夫对陈省身的影响很大。姜立夫开创了南开大学数学系,对于中国的数学事业称得上是先行者。数学系1926级学生只有5名,陈省身和吴大任是全班最优秀的。

陈省身原本想要学物理系,但由于自己不喜欢实验改选了数学系。作为老师的姜立夫自然是十分高兴能有这样优秀的学生,二年级时,姜立夫让陈省身给自己当助手,任务是帮老师改卷子。

如果陈省身是千里马的话,姜立夫就是伯乐,完全正确的欣赏和培养了这匹千里马,使得陈省身这匹“千里马”一跃千里。

进入更高的殿堂

1931年陈省身进入了清华研究院,是我国最早一批的数学系研究生。1934年夏,他毕业了,获硕士学位,成为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名数学研究生。同年,获得奖学金,赴布拉希克所在的汉堡大学数学系留学。

在汉堡大学,他接触了不少数学界的学术大家,接触了顶尖的数学学术知识,对数学无比热爱的陈省身,在数学天堂里遨游,在自己的擅长的领域自然是如鱼得水。1936年,他决定,但他决定去巴黎跟嘉当先生工作一年。

战火没有阻挡他的脚步

1937年,陈省身回国,这一年,战争全面爆发,战争对每个领域都是全方位了的毁灭。

民生凋敝、百业不振,但是这并没有打陈省身继续研究数学的热情。陈省身接受聘约之后,随着西南联大一同迁到昆明。当时战局紧张,在昆明的日子也是十分紧张,没有图书馆,教室也很少。

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之下,陈省身在昆明的轰炸声中写出震惊外国数学研究人员的两篇文章,发表在普林斯顿大学与高级研究所合办的刊物《数学纪事》上,数学家H.外尔和A.韦伊认为陈省身的研究工作达到了很优秀的水准,想要陈省身去往普林斯顿。

1943年陈省身发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论文《关于高斯-博内公式的简单内蕴证明》,这篇论文使得陈省身扬名国际,奠定了他“微分几何之父”的坚定位置。

桃李满天下

1984年陈省身出任了南开大学数学所所长。为祖国培养了大量的优秀人才。陈省身曾是杨振宁本科期间的老师,吴文俊院士也是陈省身的学生。M.I.T有个有名的教授曾听过陈省身的课,他说:“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微积分就是陈省身。”

陈省身是公认的数学家,被美国科学院推选为院士,他开创了一个崭新发领域“整体微分几何”。

一段佳话

陈省身经杨振宁的父亲杨武之介绍认识了当时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郑桐荪的女儿——郑士宁。而后二人结婚生了一个儿一女,也是成就了一段佳话

陈省身在数学领域做出了正大贡献,也为国家挣了光,让国际数学领域也有了中国的出现。2004年12月3日陈省身逝世,享年93岁。就此,他告别了他辉煌的一生。

他的脑子毫不停歇的运转了七十年。这七十年,是他孜孜不倦的七十年。他说:“我读数学没有什么雄心,我只是想懂得数学,如果一个人的目的是名利,数学不是一条捷径。”

培养出优秀子女

陈省身教育孩子,有着与“控制式”的父母不一样的教育方式,他选择“放纵式”的教育。尊重孩子的选择。

陈省身的儿子陈伯龙是数学系研究生,雄心勃勃的想要像父亲一样当一个数学家,但是当他想要进一步深造。陈伯龙去数学研究班听了一节课后,发现自己并不是当数学家的料,他回家向“微积分之父”的父亲请教,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弄不明白,陈伯龙终于明白他的能力与天赋不足以让他在这个领域做到优秀。

他把想法说给了父亲之后,陈省身并没有苛责儿子非要让儿子当一个数学家。他建议儿子发挥特长进入商界。陈伯龙最终转学精算,进入了保险业,做了一名精算师。供职四十余年,在自己的领域里也做的风生水起。

陈伯龙回望过去的时候,也认为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自己更适合做精算。陈省身的女儿陈璞原本对物理有兴趣,并且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毕业。后来读博她又改学了经济,在银行供职几年后,自己就出去独立单干。

毕业后在德州商业银行(现合并到大通银行)工作,任副总裁助理,后自己设立了一个有关经济法规的咨询公司,现为首都银行董事之一。

陈璞在金融领域里也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陈璞在读硕士期间,认识了朱经武。这位朱经武后来成为了我国著名的超导物理学家。陈省身知道后,就拜托杨振宁打听这位朱经武,知道朱经武人很好之后,便放下了心。

陈璞是大数学家之女,著名的物理学家之妻,世界上恐怕也没有别人如此了。这一双儿女虽然没有从事数学,但都是智商超群之辈,但在自己的领域里都活的精彩。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陈省身数学研究所考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考研经验 »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陈省身数学研究所考研)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