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院官网)



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院官网

天予之,即取之

文/任宝亭

近些年来,国家倡导建设青山绿水,恢复和保护自然生态。于是大江南北,内地边陲,都加大了环境治理力度,生态得以显著改善,绿色海洋随处可见,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到处呈现出树木葱茏,葳蕤繁盛的景象。

深秋季节,客居南方。每天晨练走过的路上,银杏树成排,根深叶茂,枝干薄天,更让人注目的是树上的银杏,稠密如葡萄,嘟噜成串,个大色正,实在诱人,这比在北方见到的要大得多,也稠密得多。

过去,在北方很少看到这种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准确的说是一九九三年秋季,我和同事程友坤到北京出差,住在北京法源寺附近的中国华冶办事处,早晨我们俩起来晨练,不觉转到法源寺院里,那时寺庙敞开,随意进出,不像如今保安把守,非买门票不得入内。我们进去溜达了一圈,看到了几棵脸盆般粗的古树,仰望枝叶参天,树冠如盖,遮阴蔽日,恐怕得有上百年树龄了吧。树下散落着不少小枣般的果子,淡黄的外皮,微微起皱,我俩各捡了一大捧,也不知干什么用,只是觉得怜爱好玩儿。

这时寺院里一位身着长衫、非常年轻的僧人过来,告诉我们这叫什么树,什么果,有什么用等。原来这就是银杏!亿万年前的中生代孑遗下来的植物活化石,也是中国特有的树种!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见到银杏树,银杏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句简单的交谈,不仅知道和懂了银杏,还晓得这位住寺的年轻和尚,是佛教研究生毕业,现在正在写着一篇论文。他说,你们捡就捡了,其实寺里打扫院子时也是都要捡起来的,你看我们的窗台上晾的那不都是。

回到眼下,这里正值仲秋时节,路边银杏树上饱满的果子陆续下落,有时会出其不意地打在你的头上,让你不由吟出“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的唐人诗句来。

低头看,路边、草丛,小溪里,比比皆是,或三五成堆,或点点散落。银杏本是好东西,那位研究生僧人曾经讲过的。它可以入药,中医称之为白果,有杀菌,防癌,抗氧化,化痰利肺,滋补养颜等功效。

可是,这里却少有人捡拾。可能很多人不了解它的用途,或者不知道如何食用,也可能是懒得去捡、去加工,特别是它有股难闻的臭味,可能更是不招人待见的原因。

每当看到路边或草丛里散落的银杏,我忍不住就想去捡。眼看着硕大圆滚的果实丢在那里,不去理他,或任人踩来踩去,甚为惋惜,心中常会有种暴餮天珍的感觉。就这样,每天晨练归来的路上,只要看到路边滚落的银杏,我和妻子就有当作无的随手捡来,一段日子过去,竟然也有了一大堆儿,可能有好几百粒,抑或更多吧!

怎么处理?无非是去皮、清洗、晾晒、取仁几个环节。烧菜、熬粥略加几个,味道很美,落口时微微有一点苦,但可以忽略不计。做的次数多了,如何去皮,如何制作,逐渐悟出了一套窍门,简单说就是去皮靠挤,脱壳靠炉。尤其是去皮和清洗,本是很麻烦、很埋汰的事,但我会做的很轻松、很利落,既省力、省时,又干净、爽快。一大堆银杏,一会就清洗好了。原来不受人喜欢的天然果子,一下子变得饱满圆润,白净光亮,个个精神,可能是缘于自己的劳动成果吧,总感觉甚是喜人!

此外还有一种理性的欣慰,我没有暴餮天物。太行山里的涉县,以盛产核桃、柿子、花椒三珍闻名。听说今年核桃大丰收,但由于人工费很贵,核桃又卖不出去好价钱,深山里的大批核桃就被丢弃,而不往下打了,令人心疼!相隔一个半月后成熟的柿子,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不少柿子任其跌落泼溅在地,变成了烂泥。有关部门如能帮助推介和组织一下,让城里大人小孩,都来自摘自取,再便宜点给些钱,两相其美,那该多好,,起码不至于浪费糟蹋掉吧!那是农民的血汗,那是大自然的馈赠啊!我捡银杏,就获得了这样一种自慰和心安。

司马迁说过,“天予弗取,反受其殃”,既然大自然赐予你了,让它在你的脚下滚来滚去,你不理它,无视它,甚至也踩上一脚,那就不合天理了,还是“天予之,即取之”吧!司马迁说的是政治,政治社会如此,物理世界里也应该如此才对!

任宝亭简介

任宝亭,字茅山,号汲古斋主人,现为河北省民俗文化国学研究委员会顾问、河北省工艺美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华冶书画协会主席,邯郸市硬笔书法家协会顾问,邯郸市丛台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北工程大学特聘书法家,邯郸市企业联合会特聘书法家。此外,任宝亭先生还是中国冶金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太极拳协会顾问,全国成语太极杖创始人等。

图文作者 任宝亭 责编 常小靠

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院官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考研经验 » 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河北工程大学研究生院官网)



赞 (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标签:

作者:admin

相关推荐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